八卜新闻网_头条新闻-尽在八卜新闻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八卜新闻网_头条新闻-尽在八卜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高层智囊透露中央重大信号:企业税费太高,不符合要求

来源: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1-15
摘要:来源:股市圣经(ID:gssj_gssj) 近日,关于中国企业成本和税费负担的大讨论再度引发讨论。我国的税负结构是否合理?企业减税的成效是否明显?个税和房地产税改革又会驶向何方?对此,国务院参事、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接受了网易财经旗下易金经直播

高层智囊透露中央重大信号:企业税费太高,不符合要求


来源:股市圣经(ID:gssj_gssj)


近日,关于中国企业成本和税费负担的大讨论再度引发讨论。我国的税负结构是否合理?企业减税的成效是否明显?个税和房地产税改革又会驶向何方?对此,国务院参事、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接受了网易财经旗下易金经直播平台的专访,深度解读“税负风暴”中的真真假假。


08年我们的企业所得税税改生不逢时


记者:放眼全球,我们的整体宏观税负的水平高不高?


刘桓:2008年我们把所得税定为25%,当年的所得税是25%,当年国际上平均所得税水平是28.2%,但是中国周边有18个国家和地区对中国的影响很大,他们是25.5%,所以这样对我们招商引资是不利的,所以我们当年定税负的时间树立了一个目标,等于定税我们长期是不滞后,不仅要低于国际水平,尤其要低于世界各国水平,所以我们定的是25%,这样保证我们在招商引资当中处于优势。我们当年的想法是很好的,但是有点遗憾,我们中国的税改有点生不逢时,因为刚刚开始改以后,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各国忙着救市。而我们中国当时当时刚刚改的时候,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我们没有意识到那么清楚,所以税定的比较低。人家降,你没动,跟不上了。


我们国家到目前为止近十年税负是25%,这个税负在世界上特别低的优势在减少。周边的国家和地区,比如说东盟国家,他们降的很多,所以这样一比的话,我们的税收比他是高的,所以我们说高与低我们要动态的去看。静态的去看,我们比欧共体国家要低,但有一个问题,像美国是收所得税,所以整体的宏观税负比较高,但是企业本身承担的税负确实比我们轻。

刚才谈到2016年中国最大的税改就是营改增,这个不仅是税收制度的一个重大变化,也可以说是非常大的一个举措。营改增以后是不是大家所期盼的那样,这个问题要具体分析了。营改增从税收编制的机理来看对企业有好处,比如说一个产品可以发票抵扣,所以成本可以降低。营改增自身企业,总理说过,说营改增当中要让每一个行业的企业的税负都只减不增,这个从理论上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从实际上来看有很多问题的。


大家看营改增,实施的过程中更多依靠是税政,就是具体的税务部门在处理这样一个税务的过程当中,我们让企业做出哪些反应?比如你的会计科目去做哪些变化,这些是非常具体的。这些不是很明确的话,或者和过去有纠结的话,很多政策很难马上落实到位。所以这就使得我们企业有点懵懂,这些问题还有待于进一步去解决它,所以今年的问题还是有一些不衔接的地方,我们在操作当中有很多问题,没有彻底明确。


企业的税费不符合供给侧改革的要求


记者:除去新兴行业和金融行业,很多企业利润率只有10%左右,我们的企业税负是不是过高了?


刘桓:中国的税收简单的说叫双主体,一方面有流转税,一方面有企业所得税。这两个税收主体之间没有严格的制约关系。比如说增值税,比如说这个东西卖100元,那你就要交17%,就是117元了,所以购买者要花117元去买。但是企业去算赚还是没有赚,和这17块钱没有关系的。这个企业有成本变化因素、人力资源、市场竞争等等,这个企业没有赚钱,就是亏损的。如果是所得税的话,就没有问题,赚钱就交税,不赚钱就不交税。但是流转税是一开始先把钱扣了,企业亏损了,这个税是不能退的。所以很多企业一方面亏损,一方面还要交税,这就造成了亏损企业还交税的说法。去年很多企业都在抱怨,所以这个是中国税制设计当中这是需要认真研究的东西。


在中国现在是这样的,实体企业确实比较困难,经济处于下行的状态。但是我们每年的GDP还是增长的,财政收入虽然不是过去百分之十几的增长,但是还是有7%、8%的增长,这个就使企业的税收负担并没有随着经济上行、下行的调整而产生自动的自调整。


去年中央提出我们要实现供给侧改革,六项举措其中有一项举措就是降成本,为企业降成本第二条就是税费。 中央很明确,目前企业税费很高,不符合现在供给侧改革的要求,这个大方向肯定是清楚的。所以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去探讨企业税收不管是重还是轻,其实这个早就有了,关键是怎么调节。最近我在提一些建言,我觉得中国要解决问题的话,还是要从增值税入手,因为所得税是你赚钱就交税,不赚钱就不交税,因此应当从流转税上解决企业税负问题。
增值税在中国未必是最好的税种
记者:我们国家税收近90%是企业税收,10%是个税。税收结构有没有调整的余地?


刘桓:国际上有两种税收的治理思想,一种是在流转环节,比如法国在50年代开始有增值税,现在大概有100个国家以上采用的是法国的增值税,但是相对于以前的营业税好多了,它的设计应该是很不错的。再一种流派就是以美国为主,不收流转税,他有消费税,消费税中谁是消费者谁交税。


现在中国从税收统计数字来看,应该是税收负担比较重。但是这个不是很严谨,最终消费者一次付费和中间环节没有关系,这个对于产品创新、对于知识创新本身的好处是毋庸置疑的。可是我们中国不是,是每一个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当中都要为增值税伤脑筋,因此销项、进项,这个企业管理成本就很高。


因此我们国家纳税程度不是很高,有的是客观的,有的就是恶意了,但是总而言之有空子,在美国没有空子,你就交企业所得税,这些税负全都由消费者交。所以这样一种管理方式的话,成本比较高。所以从这个角度去看,中国的税收制度从总体上看确实有一些值得研究的地方。有一些学者认为,增值税在中国未必是最好的税种,我认为可以这样去讲,增值税是大工业时代的产物,因为大工业时代的特点是生产成本当中物化成本比较多,这个企业有什么特点呢?我们涉及到的增值税是销项税减进项税,只限于你购买物的部分,所以你购买的物的部分越多,抵扣的越多。现在进入了知识经济时代,就是新经济、新模式,人力资本比较高,设备、装备比较低了。我们现在还是增值税什么抵扣物化的产品,工资、薪酬是不让扣的,因此对于制造业有一些办法,对于新经济的业态未必有用。
记者:企业抱怨税费中,对企业来讲税和费哪个负担更重?


刘桓:就数额而言我认为税还是更高一点。比如你要交10块钱,其中有一些是必须要交的,因此税的问题是根本。很多的费或者是附加和税是没有关系的,比如中国有一个城乡建设附加税,这个税收没有单独的征收主体,征收对象就是你交的增值税和消费税之上,比如说一个企业交增值税100万,你的承建附加就是10%,那就是10万,所以这种附加费和附加税是附加税之上的。还有一类,是各地方政府以税的数额为基础所附加的东西,这个和税还是有关系的,因此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话是两个,第一个是部门间开始收费,什么名目都有的,这个要经营。我们现在已经在建立一个交易成本,包括政府的事前审批、事中审批之类的,还有一个目的是要减轻和税有关系的各种附加费。所以税不是唯一的,但是起到一个很重要的作用。


对于营改增减税的数字要有相当的宽容度


记者:去年营改增的成效怎么样?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国内热点 国际聚焦 军事酷图 体育 财经 互联网 娱乐明星 创意生活

Copyright © 2012-2013 八卜新闻网 版权所有 | 陕ICP备12004181号

网站关键词:美女图片 美丽风景 搞笑图片 创意生活 社会图鉴 历史照片 军事照片